肯定人生的意義

傅佩榮

越來越多的年輕學生在問:「人生有什麼意義?」如果是在正式的哲學課堂上,我會如此回答,就是:「人生的意義就在於:你可以不斷地詢問『人生有什麼意義?』」我的想法是:一方面,希望年輕人不要太快下結論,並且保持開放的心態,繼續探索意義的旅程;另一方面,我在課堂上會設法由各個層次說明如何回應這個難題,包括中西哲學家的啟發在內。

不過,這種緩兵之計需要時間與耐心,而許多年輕人正是缺乏這樣的耐心,不願意給自己更多的時間。那麼,有沒有其他的回應方式?哲學不是萬靈丹,也不是解毒劑,而是邀請你發揮人的理性天賦,認真思考一些問題。如何思考呢?譬如,在倉促之間,年輕人問我:「人生有什麼意義?」我會立即反問他:「你所謂的『意義』,是什麼意義?」一般而言,這個反問可以讓人沉吟半天。

那麼,究竟「意義」是什麼?試舉一例說明。這個例子有兩種情況。其一是:張三今天諸事順遂,心情很好,到了傍晚想要犒賞自己,於是走進一家法國餐廳。坐定之後拿起菜單一看,糟糕,上面寫的全是法文,他一字不識,亦即這張菜單對他而言「沒有意義」。因此,所謂「意義」,是指「理解之可能性」。無法理解,就代表沒有意義。但是,既然到了餐廳,總要吃些東西。他看到隔壁那一桌的客人好像吃得很開心,於是吩咐服務生:「照隔壁那一桌的菜,給我來一份。」或者,他發現菜單上有一道菜寫得最長,好像加了很多的好料,於是對服務生說:「給我來一客三號餐。」總之,他吃到了晚餐,但是他不清楚自己吃的是什麼,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吃這個。人生不正是如此嗎?許多人一生都在觀察別人吃什麼,然後依樣畫葫蘆,或者參考廣告、媒體的介紹,跟著去作選擇。但是,從來沒有弄清這樣的人生是怎麼回事。

此外,還有第二種情況。換李四上場了。李四念書時心領神會,也算一切順利,到了傍晚也想犒賞自己,於是走進一家法國餐廳。坐定之後,拿起菜單一看,上頭寫的全是法文,而李四正好是法文系的高材生。菜單上的每一個字他都懂,他甚至知道有些菜是怎麼做的。但是,這時他忽然發現自己沒有帶錢,身上也沒有任何一張信用卡。請問:他能吃到法國菜嗎?當然不能。如果你奇怪世間真有這樣的人嗎?那麼我會告訴你:「有的,就是顏淵啊!」顏淵明白人生的意義,這是毫無疑問的,不然孔子不會毫無保留地稱讚他,說他「不改其樂」。

孔子說的全文是:「賢哉回也!一簞食,一瓢飲,在陋巷,人不堪其憂,回也不改其樂。賢哉回也!」﹙論語.雍也﹚顏淵家境貧困到「人不堪其憂」的地步,是天下任何人都受不了的苦況,但是他依然不改其樂,「原因何在?」就在於他理解人生的意義,知道「君子」才是人生努力要成就的目標,而君子是「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」的。如果深入探討顏淵所理解的人生意義的具體內容是什麼,那就須介紹儒家思想的精華部分了。

在此,我們大略描述了兩種處境,其一是有錢而看不懂菜單,其二是看得懂菜單而沒錢。事實上,天下大多數人都是處於這二者之間的。口袋裏有些錢,對菜單﹙或人生意義﹚則一知半解。現在要思索的是:應該花時間與力氣去做哪一方面的事?一邊是努力賺錢,另一邊是認真理解人生的意義。許多人認為前者比較緊急,於是就以緊急代替了重要。賺錢不是壞事,只要手段正當即可。但是,賺多少才算夠?並且,賺錢之後要做什麼?最大的問題是:很可能因而忽略、甚至忘記了有「人生意義」這項挑戰。

然而,即使勇敢面對這項挑戰,又能找到正確的答案嗎?從各大宗教的立場來說,當然可以提供現成的答案;但是從哲學的立場來說,所能貢獻的只是基本的觀念架構以及愛智的心態而已。所謂基本的觀念架構,是指把握人生的完整性而言。人的生命有「身、心、靈」三個層次。有形可見的是「身」,無形而隨時運作的是「心」,無形而有力量決定方向是「靈」。身與心的活動,是人的常態現象,但是這樣的活動「往何處去?」則是靈在決定了。因此,如果漠視靈性修養,則無論身體如何健康,心智如何卓越,在世間如何功成名就,最後都免不了失去方向感,不知道自己將走向何方,也不清楚這樣的一生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因此,若要肯定人生意義,第一步就須正視生命的完整性,分辨身、心、靈三者的角色與價值,然後採取合宜的態度。所謂合宜的態度,簡單說來,可以用三句話概括,就是:身體健康是必要的;心智成長是需要的;靈性修養是重要的。「必要」是指「非有它不可,有它還不夠」,對於身體以及一切有形的成就,皆應作如是觀。「需要」則是隨著生命的發展,而在「知、情、意」方面也須同步成長,否則易生厭煩乏味之感。至於「重要」,則是認定只有重視靈修,才有可能回應「人生的意義及目的」這一類根本的大問題。明白此一完整架構,人生必然有路可走。這也是我們真誠面對人生的首要心得。

創作者介紹

雷克斯的異想世界

rex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